河南共青团 | 省青联 | 省学联 | 省少工委 本网新浪官方微博  河南共青团新浪微博  腾讯微博
首页| 新闻| 河南|都市| 娱乐| 创业|消费| 数码| 社会|法制| 财经| 校园|人财 | 民生 | 健康| 教育| 团务| 汽车| 信息|资讯| 新农村| 专栏| 头条| 产品
地市频道 | 郑州 | 开封 | 洛阳 | 新乡 | 焦作 | 濮阳 | 鹤壁 | 南阳 | 商丘 | 周口 | 驻马店 | 信阳 | 济源 | 三门峡 | 平顶山 | 漯河 | 安阳 | 许昌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财经频道 > 文化

你弱,你活该被骂

时间: 2015-12-18 10:52:08

 作者:侯虹斌(历史小说作者,媒体从业者)

机场候机大厅里还在十几年如一日地播着成功学,马云或陈安之还在声嘶力竭地在传授经验,告诉你,勇敢去尝试,你就一定会成功;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打车去吧,你终有一天比他们快到达目的地。

我默默地想,你们很成功,但你们的成功学过时了。现在流行的成功学变了另外一副模样,就是痛骂:“死一边去吧,你们这些loser!”

现在稍为读过点书、自命有文化的人,听了十多年不痛不痒的鸡汤之后,有的已产生免疫力了,知道那吃不死人,也治不好病,成了不巨富,也玩不出优越感。但作为比上不足(比如没法跟马云比)、比下有余(至少比凉山兄弟们强)的中产们,也自恃有点头脑了,另一种“反鸡汤”倒是很美味:你们这些贱人,想占我便宜?没门!

大概也就是因为太多人内心潜藏着这种对世界恶狠狠的防御了,方才造就了咪蒙的两篇点击量数百万的爆款文章。另一方面,又在朋友圈里形成了“手撕咪蒙”的奇观。

 

 

你弱,你活该被骂

 

 

批评她的,是不是就只能用羡慕嫉妒恨来解释了?

其实,我觉得没什么。成功者,或者说,某个领域的佼佼者,必然是因为能够搔到某类主流观念的痒处的。宋鸿兵的《货币战争》都能占据财经书籍销量的半壁江山,郭敬明的电影难看得想哭票房还那么高,陆琪都能成为有2469万粉丝的情感天王,能让这么多人认同的咪蒙,凭什么不能火?

其实,早在这两篇遍布粗口的雄文之前几个月,也有一篇另一位作者的《你弱你有理?》走红了,主旨很相似,都是指责那些身边想贪小便宜、而且情商极低、没有界限感、不怕麻烦别人的人;这篇文章还曾被别人改为《拉黑穷人》来流传,传播效果同样非常好;只看到各种转发,各种刷屏,大家都纷纷点头叫好,纷纷补充案例,证明自己如何如何被人辜负。我倒是关心,为什么大家会对“贱人”“LOW逼”“弱者”或“穷人”这么感同身受?到底这些“贱人”的密度有多大,才能让传播的几十万人都受到一万点伤害?

其实这些文章里,最后都指向了一个核心:弱者。他们或许不是最穷的,但相对来说,无论是在物质上精神上,总是比较弱比较贫瘠的。而我们这个时代,讨厌这些“弱者”,嫌他们碍手碍脚,已经很久很久了。终于等到这些爆款文章,来发泄我们的怨气了。

有一句话这两年非常走红:“不是老人变坏了,而是坏人变老了。”主因是经常看到有新闻报道老人摔倒了却在碰瓷,反咬助人者一口。甚至出现了各种段子,“敢扶大爷大妈”成了“土豪”的特征之一;还有公司推出了“扶老人险”……本该是弱势的倒地老人,成了讹诈者,而且每一次的新闻都在强化这种刻板印象。可实际上呢,有多少新闻后来是出现反转的?甚至包括最开始时的“彭宇案”?就拿两个月前的一个小事为例,重庆一派出所接到多名群众报警称:有一名老人自己摔倒,却诬赖是被经过的车辆挂倒。——但调出监控镜头一看,老人显然是被车挂倒的。那些众口一词认为老人是讹诈的群众,他们为什么敢空口说大话?假若想讹诈的老人该负责任,那这些诬陷的路人又该负什么责任?

如今,不管是新闻媒体、或者自媒体平台上的网友消息,都热衷于收集能证实“老人是坏人”的这种成见的新闻,而对更大比例的老人权益被伤害的事件视而不见。最终,我们便可以给自己一个交待:只是因为他们坏,我们才漠视他们的。

同理,还有“乞丐富翁”。常常看到论坛或微信上流传一些文章,揭示“注意!惊人消息!乞丐都很有钱,有的拿着高档手机,有的月薪过万,还有的靠乞讨在乡下建了几栋房子……”所以,现在,每当看到街头的乞丐在乞讨,旁边总有朋友提醒:“别上当,人家可能比你还有钱!”然而,等我去搜报道,看了很多篇,却没有发现一例是真正地靠乞讨走上富裕道路的,顶多提到个别的时间个别的地点个别的人一天能讨到八百一千元(很显然,连这种机会都是极少的,也无法靠这致富)。

还有关于乞讨儿童的谬论。民间广泛流传着乞丐集团拐卖收买儿童当作乞讨工具,所以,各种消息都在劝诫,路上看到乞讨儿童一定不要给钱,否则就是给犯罪集团作贡献。甚至,前几年,民间还兴起轰轰烈烈的“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”的行动。但结果呢,几万个图片档案拍下来,没有发现一例是拐卖的!不仅如此,还常有“热心人”把父母孩子揪去公安局、尽情地凌辱这些无路可走的穷人。事实上,想一想就明白,如果是儿童拐卖,乞讨是性价比最低的,什么犯罪集团会做这么不合算的买卖?还大规模?

类似的例子还少吗?连前段时间凉山地区的极度贫穷被曝光了,评论里说的最多的就是,他们中有人把种子都换钱了、都用来买酒用来乱花,给他们钱也没用,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,活该!还有各种对最底层的无能者,冠之以“应该及时清除掉的人渣”来形容。然后,一个个在那里庆幸,幸亏我从来没有捐过款,没有帮助过他们——别人的悲惨命运,竟然能成为他们显示智力优越感的地方。

确实,在千千万万的新闻中,找到弱势群体中有人自作孽不可活的消息,肯定是不难的,他们的道德水平本来也不可能比别人高。但很显然,大众们得很有意识地忽视别的有效信息,强烈聚焦在弱势群体中的某些不义之举,然后把它放大为整个阶层的集体特征,才能得出“你弱你活该”,甚至“你弱你去死”的结论。

想想看,那几篇爆款文章收集这么多平常人一辈子难得见几回的极品,容易吗?

虽然“憎人富贵乞人穷”,是任何社会都常见的一种心态;但也只有在这个时代,大家才会把它上升到理论高度,并高调地视为圭臬吧?

更进一步地,大众开始讨厌起“圣母”。那种真心慷慨的、用自己的利益来做事的,都在我们声讨之列。要么阴谋论,认为一定包藏祸心,比如扎克伯克捐掉99%的股权只是为了避税;要么一定会吃大亏,倒大霉,比如欧洲接纳叙利亚难民,“欧洲要完蛋了”。没错,“圣母婊”是一个不受欢迎的物种——但也只有在逼捐、慷他人之慨的时候才是令人恶心的;但那些真的“圣母”,他们怎么能理解中国现在的这种文化呢?他们怎么会明白自己为什么挨骂呢?

说实话,不热心、不善良、拒绝帮助别人,都是正当的,别人无权要求。但还非得抹黑弱者,搜集各种各样的证据来凌辱弱者,证明他们是想占便宜、是中山狼;用来证明自己不是冷血不是无情,甚至还顺便炫耀一把机智和聪明——这,应该就是俗话说的“不要脸”吧!

虽然我们绝大部分人、包括中产,包括那些刚刚成功的人,其实在中国都是不稳定的阶层,随时予取予夺;但即便这样,大家也一定要人为制造出比自己更low的阶层,秀一秀自己的优越感。

嗯,对,我们不保证一定能成功,但总能保证比某些人更成功。

责任编辑: 张燕